惊悚鬼

从原单位下岗之后,张小开一直都没有找到新工作,心里很是着急!要知道在当下这个物质的社会,人们的衣食住行样样dou要和金钱挂钩,没有了工作,就意味着没有了收入,没有了收入就无法满足这些基本的日常开销,饿死已经不再只是想想而已,而是真的有可能发生!  所以这半个多月以来,小开每天都是一大早就出门,天黑才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能够找到一份能够解决温饱的工作。  眼看着日落西山,今天的工作看样子是又没有任何希望了,小开失落的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马上就是月底了,房东又要开催房租了,如果交不上,恐怕自己很快就要露宿街头了!  一整天没有吃任何东西,现在的小开已经是饥肠辘辘,街道两边相隔不远就会出现一家饭店或者小吃店,但是小开不敢走进去,紧了紧裤腰带,还是忍一忍回家去啃馒头吧,在这里吃一顿至少要十块钱,可小开身上只有一百多块钱了,还不知道这点钱要花多久,所以能省就尽量省一有点儿。  走到半路小开的电话响了起来,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友之一文东打来的,两个人是一起玩到大的“发小”,后来又一起来到城里打工,不过因为工作的关系,两个人相隔甚远,平日里也很少有联系,算来两个人已经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见面和通话了,能接到文东的电话小开也感觉到很意外,急忙按下了接听键。  很快电话那头传开了文东爽朗的声音,几句寒暄之后就直接询问小开是不是下岗了,得到小开肯定的答复之后就埋怨他为何有困难不告诉自己,最后告诉小开自己认识一位朋友,在某单位做主管,可以先给小开找一份保洁的工作,这对小开来说无疑不是中送碳,听说正好文东的那位朋友有时间,当下小开就决定去单位报道,争取尽早上班。
  原本文东说要和小开一起去的,但是在小开按照地址找到那家单位之后,文东打来电话说自己遇到一点儿突发状况赶不过去,就先让小开自己去顶层办公室找自己那位朋友。  可能是时间太晚,公司中好多人都已经下班了,在小开走进办公大楼的时候,发现周围尽管灯火通明,但是见不到一个人影。  小开根据指示灯找到了电梯间,竟然有三部电梯,小开进入了靠在左边的电梯,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小开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位中年男子,电梯里有人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这名男子竟然没穿上衣,裤子也会脱掉了脚腕上,正在对着空气做不可描述的事情,见到了小开,男人慌忙提好裤子捡起扔在一旁的上衣,匆匆离去,在经过小开身边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小开一眼,就好像小开坏了他的好事一样。  这公司里都是一些什么人呀!小开有些厌恶的想到,但是自己现在的处境,就算单位里所有人都是这样子,只要能赚到钱也就认了!  小开坐着电梯来到了二楼,电梯门打开了,一位穿着保洁衣服的阿姨走了进来,看到小开的时候,一脸惊讶的问道:“小伙子你是谁?怎么会来到这里?”。  看对方的穿着打扮,应该是自己的前辈,如果自己来这家单位工作,没准还要让这位阿姨罩着自己呢,所以小开客气的回答道:“您好!我叫张小开,今天刚来报道的保洁员”。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这些家伙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小伙子听我的,你赶紧离开这里,不然就会性命不保!”说完还一把将小开推出了电梯。  小开没想到老人的力气竟然这么大,而且把自己推出来之后坐着电梯就跑了,小开站在电梯外,也不知道还要不要去找那位主管报道,不会真像老人说的再不走自己就会小命不保吧?  就在小开犹豫不决的时候,文东的电话又打来了催促小开快点去主管那报道,人家等着下班呢!  小开想要向文东询问一下有关那位保洁阿姨的事情,但是还没有开口,对方就已经把电话挂掉了。  小开决定先不管那位老人所说的话,如果在不找到工作赚钱自己就会被饿死,反正都是死,还不如先去碰碰运气!  很快小开坐着另一部电梯来到了顶层,那个挂着总经理办公室牌子的门口,小开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传开了请进的声音,小开打开门正准备迈步走进去,却又被人一把拉住了!  “小伙子你怎么还不走?这道门不能进!你赶紧离开这里!”又是那位在电梯里面见到的阿姨。  “门外是张小开先生吧?你的事情文东先生都告诉我了,先进来登个记吧!”办公室里又传开了主管的声音。  小开想了想,还是甩开了阿姨的手,迈步走进了那间办公室!  就在小开身体完全进入房间的时候,周围的环境突然一变,小开发现自己正站在大楼楼顶的边缘,再向前走一小步,就会失足掉下去!  “小伙子你赶紧走啊!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身后又想起了阿姨的声音。  “死老太婆,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替身,你不要多管闲事好不好!”说话的人竟然是文东!  只见那位阿姨紧紧的拉住文东,不让他靠近小开,可是老人家的力气哪里比的过年轻力壮的文东,被文东一脚踢开,失去了束缚的文东,发疯一般向小开扑了过去,小开吓得站在原地不知所错,被文东直接从楼顶上扑了下去!  第二天人们发现了坠楼而亡的张小开,大家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来到这栋已经被废弃很久的大楼里来跳楼自杀,要知道他居住的地方距离这里还是很远的。  在人群里有一位老人,看着惨死的小开,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这个月已经是第四个了,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就这么不听劝呢!”。  夜深了,一个中年人来到了大楼门口,看了看四下无人,就对大楼里面喊出了一个女人的名字,不一会儿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从大楼里走了出来,仔细看这个女人,竟然和那位劝说小开离开的阿姨有几分相似!
the end